“钢管舞国家队”在国际钢管舞锦标赛中因主办单位未悬挂中国...
178舞蹈培训网
178舞蹈培训网-客服微信

钢管舞培训

导航

“钢管舞国家队”谈弃赛风波

找培训机构、学知识、查课程,关注客服微信15611119827,一切都变得简单快捷!

此前,“钢管舞国家队”在国际钢管舞锦标赛中因主办单位未悬挂中国国旗而退赛之事走上网络头条,这支独特的团队再次进到大家视野,网民多为队员的行为点赞,对比以往,这次的质疑和谩骂声少了很多。在领队袁标来看,缘故不仅是他们“保卫国旗”,更多的则是群众对钢管舞此项运动的了解和接受度提升了。12月16日大清早,“钢管舞国家队”弃赛后回国后,接纳了北京晨报记者采访。

震惊 场地没挂国旗只能弃赛

12月9日,“钢管舞国家队”5名队员和领队到达意大利佛罗伦萨,准备参加首届国际钢管舞锦标赛。但赛前他们发现,路面两侧悬挂的每个参赛国国旗中,沒有看到熟悉的五星红旗。领队袁标马上向国际钢管舞运动协会发信提出质疑,主席戴维德的解释是“旗杆坏了”,并承诺会在半决赛前解决问题。

袁标向记者透露,比赛前有入场仪式,类似奥运会开幕仪式,“举办方为每一国家的代表队都准备了旗杆,可是沒有给我们准备”。情急之下,袁标跑出场外捡了两根干树技,“尽管有点儿‘寒酸’,但我们那时候想不出更好的方法,忍着着怒气,担忧心态不太好危害比赛”。

但令袁标万万想不到的是,半决赛完毕后,队员们仍没看到五星红旗。主办单位负责人戴维德以“并不是所有参赛国的国旗都被悬挂”做为解释。“这很显著是托词,由于除了中国,其他国家的国旗都在”。几次沟通交流无效,袁标和队员们做出了一个决定——弃赛。

归国后,袁标数次通过短信与戴维德沟通交流国旗之事,但另一方始终不认为这是个“错误”,都没有致歉,解释“国旗只是装饰”。12月15日,北京晨报记者也通过电子邮件发函此次锦标赛负责人戴维德,希望他对国旗恶性事件给予解释。但截至发稿,记者沒有接到任何回应。

“钢管舞国家队”谈弃赛风波

火气 这是对我们的不重视

12月16日早晨6点多,袁标和队员们返回北京,在北京国际机场,北京晨报记者看到了稍显疲倦的他们。“退赛是大家的集体决定。”他指了指坐着对门的两位女孩说,“投入了时间和精力,没比赛就回家了。”话音未落,队员陈丹丹说话了,“是多少感觉一些缺憾,但绝对不后悔。”

陈丹丹在9月举行的2016世界钢管舞锦标赛总决赛中获得第五名的成绩,也算是一位有过数次国际比赛工作经验的老队员了。“每一次一比赛,我得先学会放下工作,集训队好多个礼拜以至于两三个月,不但无法赚钱了,花销反倒更变大。出国的飞机票、酒店住宿和其他费用,绝大多数全是自己出,例如近几天出来,一下两三万元就没有了。”陈丹丹说,“这钱全是平常节衣缩食攒的。”

但聊到前几日的国旗恶性事件,陈丹丹显得有些激动,“的确生气,半决赛时压着火气,光想他们会给处理。但直至我们弃赛离去也没处理,挺心寒的,这是对我们的不重视。”“你们谁提出的要弃赛?”记者问。“谁第一个说的忘记了,但决定是一块儿做出的,大家沒有分歧”。

无可奈何 “国家队”称号多年受质疑

谈起这支“国家队”,事实上,他们未被国内任何机构和企业收编,且一直以来,不少人对他们自诩的“国家队”称呼表示质疑,以至于立即辱骂。“庸俗龌龊”、“色情交易”等印像,让钢管舞变成不少人心里这种情色的表演方式。

“2012年,我们第一次组队参加世界钢管舞锦标赛,自称为是‘中国代表队’,新闻媒体们说着说着就变成‘国家队’,可是中国的确只有我们一只团队获得国际钢管舞运动协会授权,且队员们都是全国锦标赛上选拨出去的佼佼者。因此说成‘国家队’也没有什么错误。”袁标说,“国家队”让大家把他们和奥运会体育运动等量齐观,斥责和质疑声也愈来愈大。不少认为他们用这个称号蹭热点,以至于“沾污”了这个名号。

“但我们并没拿这个来说事情,都没有用于挣钱。”袁标在2013年接纳北京晨报记者访谈时用,他们也想开展靠谱申请注册,可是中国舞蹈协会和中国体育舞蹈协会都没有让钢管舞纳入“管辖范围”,国家体育总局社体中心也不承认管辖。袁标说,“无所谓了,国际比赛继续参加。”

相关阅读